首页 | 

送检流程

1927年,福州“刑场上的婚礼”

?????发布时间:?????2019-04-30

原标题:1927年,福州“刑场上的婚礼”走进福州西洪路鸡脚弄,林立的高楼遮蔽了旧时的斑斑血迹。 然而,每逢清明时节,也总会见到一群一群的青少年和自发的人们到这里缅怀祭祀,献上鲜花,将绵绵柔柔的情感延续……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那个春天,大地回暖中阳光普照,春风荡漾,连绵的绿茵裹挟着向东北方向行军的北伐军队伍。 这支队伍里有两个不穿军装的共产党人,一个叫徐琛,一个叫余哲贞,是一对二十出头的年轻夫妇。

他们此行的任务,就是根据共产党的号召,从广东汕头跟随北伐军进攻福建漳州、泉州、福州的军阀守敌,做好宣传鼓动和群众工作。 北伐军占领福州后,徐琛以东路军政治部党务科长和福建民众运动委员会主席的身份,直接参加了中共福州地委的领导工作。 恰好此时,福州人、全国工运领袖之一的王荷波,受党中央的指派,以中共中央特派员的身份来到福州指导工作。

徐琛、余哲贞同王荷波接触后,深感王荷波经验老到,见识广,能力强。

很快,他们与方尔灏、蔡珊、陈兴鈡等一道,借助东路军夺取福州地方政权的有利形势,趁热打铁,派出大批党团员参加国民党省党部筹备处工作,并通过改组国民党福州市党部,掌控了国民党市党部中的组织部、宣传部、工人部、农民部、商民部、妇女部、青年部等领导权,成为国共合作时期共产党人通过掌握领导权而实行大规模地方青年运动、工人运动、民众运动的典范。 福州店员总工会、农民协会、妇女联合会、青年联合会等革命组织如雨后春笋纷纷建立,福州地区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如火如荼,迅猛发展。

1927年1月,中共福州地委被改组后,加强了对福州和闽东、闽北地区革命运动的领导。

徐琛被任命为中共福州地委书记,余哲贞任妇女部长。

他们的配合紧密融洽,余哲贞见徐琛忙得不可开交,便主动承担了徐琛的部分文书工作。

她将主要的时间精力放在妇女方面,不辞辛劳地深入工厂企业和港口码头,以及机关学校,给女工、女生、女教师、女店员等传播革命思想,提升她们的阶级觉悟,帮助她们组建妇女解放协会,深得福州妇女界的拥戴。 正是在王荷波、徐琛、余哲贞等一大批共产党领导人的努力下,福州地区乃至闽东和闽北地区的革命形势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1927年3月,福州地区共产党组织及其领导的国民党左派力量,同国民党右派势力的斗争日趋尖锐化。

徐琛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形势,敢于担当,主动作为。

他站在斗争最前哨,经常在各种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说,痛斥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行径。

当他和余哲贞发现工人、青年和妇女的力量很强大,便联手迅速发展工会组织,相继成立了装木工会、鞋底工会、铅箱店员工会、制丝工会和人力车工会,加上青年联合会、妇女联合会等,人员过万。 3月8日,以林寿昌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势力,唆使大批流氓、暴徒打着“福州总工会”的牌子,欺骗、胁迫部分工人举行示威游行,公开叫嚷驱逐徐琛、马式才等福州的共产党领导人和国民党左派代表。

得到消息后,王荷波和徐琛、陈昭礼、余哲贞等经过周密策划布置后,于次日上午以国民党福建省党部筹备处和福建省民众运动委员会的名义,召集了有40余个团体、3万余人参加的群众大集会。

大会作出了惩办妄图破坏北伐后方的反动派、取消假冒的“福州总工会”等7项决议,给予了福州地区右派势力坚决的打击。 不久,王荷波、陈昭礼等离开福州到上海参加更重要的工运工作。

临危受命的徐琛书记,带领方尔灏、余哲贞等福州地委委员,坚持在斗争第一线,扎实工作。

到了3月底,福州发生了国民党右派反动势力接连指使南社暴徒刺伤学联代表、捣毁学联桌椅,以及制造事端殴打共产党员、陷害革命者的反动恶性事件,引起广大群众强烈不满。

面对险境,余哲贞敢于亮剑,参与策划组织福州万人游行示威。 她不惧艰险,夜以继日地深入工厂、学校发动工人、学生,在指定时间地点集会,给反动派沉重打击。 后因形势骤变,共产党人不宜再公开于公众场合露面战斗。 从实际出发的徐琛和余哲贞,为保存党的领导骨干力量,决定分批转移党的队伍,留在福州战斗的共产党人也从地面潜入地下。

福州留下了方尔灏和陈应中做地下工作外,其余陆续撤离。 4月3日,国民党右派在福州抢先发动了震惊全国的“四·三”反革命政变,疯狂地搜捕共产党人和进步分子,整个福州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徐琛和余哲贞,还有弟弟徐乃甦,在地下党人护送下,最后一批撤离福州,隐蔽在长乐营前,等待时机再往南边方向移动。 他们于4月12日启程乘船到达厦门时,不料被国民党密探跟踪逮捕,落入魔爪。 反动派觉得徐琛和余哲贞夫妻是共产党要犯,很快就将他们押回福州,打入牢狱。

在狱中,徐琛和余哲贞都表现得十分顽强坚定。 敌人先是以高官厚禄诱惑徐琛,认为他掌握了福州、闽东和闽北地下党员百余人名单,如果交出来就可以保证他做国民党高官,或者给他一大笔现金、金条,让他到香港或者外国做生意。 徐琛对此嗤之以鼻,始终守口如瓶。

敌人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将徐琛带进审讯地库,对他施行各种惨绝人寰的毒辣酷刑。

徐琛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就是不肯向敌人屈服而透露半个字,表现出一位坚定共产党人坚守理想信念、不屈不挠的高贵品质。 余哲贞则在敌人审讯她的时候,总是先开口怒斥国民党右派背信弃义,叛变革命,出卖共产党人,屠杀工农的滔天罪行,气得发抖的敌人不得不在提审余哲贞的时候,事先将她的嘴巴用胶布或绑带封住,到了让她回答问题时才松开。 余哲贞如她名字中那个“贞”字那样坚贞不屈,永不低头,始终不向敌人吐露任何党的机密。 敌人无计可施,便于6月2日将徐琛和余哲贞等共产党人押赴福州西洪路鸡脚弄刑场。 这里是民国时期国民党反动派指定的枪杀共产党人政治犯的屠宰场。

途中,正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徐琛和余哲贞接连高呼口号“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沿途群众纷纷赶来,悲痛地为他们夫妇和其他革命者送行。

看见徐琛和余哲贞的豪迈气概,人们无不为之感动落泪。

到了刑场,刽子手未等宣布就要抢先杀害徐琛。 余哲贞愤怒地喝道:“我和徐琛一起入党,一起革命,死,我们俩也要死在一起!”余哲贞要求刽子手松开她的双手,她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条红围巾整齐地围在自己的颈脖上,然后也为徐琛围上一条湛蓝色围巾。 她大声地说道:“我和徐琛同志虽然结婚了,却从未举行过婚礼。 今天,我们庄重地宣布,让敌人的隆隆枪声成为我们婚礼的礼炮声吧……”随着气急败坏的敌人枪声响起,徐琛和余哲贞夫妻倒在了血泊之中,壮烈牺牲。 那年,徐琛23岁,余哲贞20岁。

据考,徐琛和余哲贞的福州刑场婚礼,比陈铁军和周文雍的刑场婚礼还早8个月。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