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平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主持人董彬

?????发布时间:?????2019-04-26

  董彬,北京土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汽车节目主持人,财经评论人。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首届艺术硕士(MFA)。

  曾主持:《汽车时间》,《速度生活》,《时尚理财》,《红绿灯车事》。

  现主持:《都市吸引力》(10:00-13:00)。

  得奖很多:都是过去的事了。   如水随性董彬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董彬就是一位寄情于山水,钟情于自驾的智者。

初次见他,我很难把眼前这个阳光的背包客和在都市之声中成熟稳重的男主持联系在一起。

但他是成熟的,因为他说一个成熟的男人必须会做两件事,开车和理财,而主持这两档节目的他显然对成熟男人的技能不在话下,而他又是阳光好玩的,这种心态让他的人生充满了意外。   首先,他的入行是一个意外。

很难想象面前的这个金话筒本来是厦门大学海洋化学专业的。

出没风波里的学习生活,让他无休无止地在大海中采集水样,无休无止地在实验室重复实验,打交道的对象只有水。 直到厦门人民广播电台招聘业余主持人的时候,他的水样生活才发生了化学变化。 当初抱着玩玩的心态,他走进了主持的圈子。

也许是他的幽默,也许是他不在格子里的主持风格,他的节目开始有了一批忠实的听众,被台领导赞赏的这个不错的小伙子,便顺理成章地留在电台,成为一名正式的主持人。

  从厦门大学到北京大学的南北跳跃被他称作人生当中的第二个意外。

半路出家的他,对主持是自信的,没有科班经验的束缚,他认为自己能更容易吸收新鲜的东西去融入主持中,不管这种效果是否成功。 一开始,他也确实享受这种丰富的实践经验,但时间一长,他开始嘀咕了,缺乏理论基础,总是难以总结一些主持上技巧上的偏颇,他需要一种培训来梳理自己的体系。 所以当看到北大招第一届MFA(艺术硕士)时,他想考着玩玩吧,反正自己也需要去学点东西,结果就意外地从南跳到了北。

  其实从南到北也不全是一个意外,毕竟他觉得自己是应该担负起照料京中父母的责任了,回到北京可能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而已。

所以我觉得他应该给自己的成熟男人手册补上第三条:知道什么时候要承担起作为男人的责任。 不过爱玩和成熟的两种感觉,在他身上竟这么相得益彰,也算是巧了。   董彬在都市之声的两档节目分别是《速度生活》(原名汽车时间)和《时尚理财》,而开车和理财和他的渊源颇久。

大三的时候,他干了两件大事就是学车和炒股。

不过初入股市的他,不但将资金全赔了,还碰到了罕见的退市,可以说连翻身的机会也没有了。

照理说,这样的经验应该会让他以后对理财心生恐惧,但他非但没有浅尝辄止,还几乎尝试过市面上出现的所有理财手段。 在我感慨于他的大胆时,他却嘿嘿一笑主持理财节目,自己不懂得各种理财手段,又怎么为听众提供帮助呢理财于他,更多的已不是一种致富的手段,而是一种磨练心性的习惯。

盈亏有时,买卖有因,战胜自己,调整得失的心态,才是理财的真谛。

  如果说理财是让他战胜自己,那么开车就是让他操纵自己。 与其说他喜欢飞驰的感觉,不如说他喜欢操纵的感觉。 理财在大部分情况下你不能去把握,而驾驶却是你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要去把握的。 他喜欢自驾出游,喜欢与铁杆车迷侃车,喜欢这种操纵中带来的急速乐趣。

他也相信,人们都看到了汽车改变生活,带给生活中又一种速度和色彩。 当人们的大部分时间和车待在一起,那么汽车与人的关系就成了家庭成员般亲密,对于汽车的保养、维修、乐趣以及在汽车上的生活,都会成为都市人日后生活的一个重心。 而国内对与汽车文化认知的萌芽状态,让他看到了自己节目的意义。

  董彬总爱说到他人生中的意外,但我觉得他也总给我意外,比如说他早期的自我主义,和他的享受。 董彬早期的自我主义很是可爱,曾客串过音乐节目的他,总是放自己喜欢听的歌,诸如中年歌手的抒情路线,他觉得自己喜欢的大家肯定喜欢呗,直到他受到一封听众的来信。 董彬,你知道吗,有多少人在听你的话,你不要以为是你一个人在做节目,我们都在听。

用他的话说,醍醐灌顶啊!他才认识这是一个公众的大众的传媒,有个性是需要的,但是还要站在听众的角度,去得到大家的认同。 因此,他开始以听众的身份听节目,去发现听众想要什么,站在听众的角度来进行主持,做一个和大家聊天的朋友。

所以他的开场白经常是大家好,我是董彬,或是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朋友董彬,因为他希望淡化掉自己主持人的身份,给大家一个真实的感觉,一个也会碰到和大家同样问题的普通人,和大家共同面对理财和汽车中遇到的问题。

  我对于他的另一个意外则是他的不知疲倦。

按理说来,一个主持人身兼两个不同的专业节目,一定会比较疲劳,但他却得意的道出了自己的秘诀:干一件你很想干的事,养你,干一件你不喜欢的事,伤你。 首先自己很喜欢主持,既然是滋养自己,当然会很享受,可能这也是工作之乐吧。

而且自己的爱好和节目几乎都有关系,他可以在玩中结识朋友,在玩中学习新鲜,通过自己的业余生活,来寻找丰富节目的源泉。

很多人将玩和工作分得很清楚,但董彬可能是个特例吧,玩中还工作着。

我以为是他太热爱这项工作的缘故,但他却不敢肯定这份爱有多么,也会倾尽全力、有所作为,这就是董彬,不论做什么都会有一颗快乐的心。   他的快乐也通过他的声音传递给了听众,所以我在想,是不是他在节目外也是将幽默传染给同事的人。 但我错了,通常节目外的他比较简单和少言。

用他的话说,就是节目把他的精力透支了,他也认为最好的工作状态就是在节目中把自己释放出来,如果节目结束后仍然精神百倍、口若悬河,只能说明自己对于节目不够投入。

  水以无形,随处赋形,而董彬就是这样。 他被同事誉为最好配合的人,他有自己的主持风格,但也可以根据不同嘉宾或是搭档的状态,来调整自己的主持方式。

和水一样,他不断变化着,不断地给自己充电,不断地在节目中反馈他的变化,保持着他水样的新鲜和活力。

  如水的随性,让他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因为不想给自己设定某一个极限,只想先努力做好自己眼前的事情,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对于未来的发展,他秉持着功到自然成的观点。

现在想太多的长远目标,需要但没有必要。 也正如他引用他们家那口子的一番话:人生就像走在一场雾中,也许现在看未来并不清楚,但只要一直努力往前走,每一步,前方就会更加清晰。

他就是这样,水般孜孜不倦地荡漾着他的思想和包容,灵动而深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