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方商城

广发策略:成长股2019年将迎来大级别的“反转”行情

?????发布时间:?????2019-05-07

  “物换·星移”总量经济论坛于3月20日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资深策略曹柳龙参会并发表演讲《成长底,科技牛》。

  本轮成长股行情,究竟只是中等级别的“反弹”行情?还是大级别的“反转”行情?  我们广发策略戴康团队过去几年一直对成长股持较为谨慎的态度,2019年2月初战略转向,翻多成长。 我们通过对比国内外成长股的“反弹”和“反转”行情,总结出成长股“四位一体”底部框架,当前A股成长已经全部满足4个底部特征,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驱动下,预计成长股2019年将迎来大级别的“反转”行情。

  成长股的“反转”行情主要得益于“一个机遇”+“4个推力”——  (1)监管层推进建立新经济“宽信用”体系,金融供给侧改革带来成长股的战略机遇期;  (2)成长股“四位一体”底部特征已经全部出现:盈利底+流动性底+科创周期+周期。

  1个机遇  从政策角度来看,预计19年成长股将迎来战略性机遇期,核心逻辑在于:决策层正在推进新经济“宽信用”体系,即从“宽信用”的供给端、需求端和媒介端同时发力,陆续推出民企“纾困”、金融供给侧改革、科创板等政策。 其中,金融供给侧改革是新经济“宽信用”的关键一环,高质量发展、科创周期启动、广谱回落,将显着改善科创、小微、民企等“真成长”的流动性环境、风险偏好以及盈利能力。

  4个推力  我们通过海内外纵向和横向的比较,对比和总结成长股“反弹”以及“反转”的历史经验,归纳出成长股底部“四位一体”框架:盈利底+流动性底+政策周期+并购周期。 如果4个底部特征部分出现,那么成长股可能会迎来中等级别的“反弹”行情;如果4个底部特征同时出现,那么成长股大概率会迎来大级别的“反转”行情。 我们认为,当前的A股成长,已经同时满足“四位一体”底部特征(盈利底+流动性底+科创周期+并购周期),具备底部“反转”的动能。

  从A股历史上成长股的“反弹”和“反转”行情中我们能够总结出成长股“四位一体”底部框架。 A股历史上成长股幅度超过20%的“反弹”行情有很多次,我们选取15年“股灾”以来的3次“反弹”行情;而A股有史以来只有3次幅度超过100%的“反转”行情(98-01年、08-11年、13-16年)。 通过复盘和对比A股成长“反弹”和“反转”行情,我们总结出如下规律:在成长股“四位一体”底部框架中,只要满足部分底部特征,成长股就有可能迎来中等级别的“反弹”行情,而只有全部满足4个底部特征,成长股才会迎来大级别的“反转”行情。

  回顾A股成长的“反弹”和“反转”行情,我们总结出4条底部特征——  (1)相对盈利优势或者盈利底部出现是成长股“反弹”和“反转”的首要条件。

成长股的“反弹”多发生于经济筑底阶段,成长股相对主板的相对增速占优的区间;成长股的“反转”大多发生在经济底部抬升阶段,数据上来看,A股小盘股相对大盘股的相对业绩底部拐点抬升阶段,基本对应着成长股大的“反转”行情;  (2)宽松的流动性环境是成长股“反弹”和“反转”的必要条件。 数据上来看,A股的大小盘风格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高度相关的;  (3)新经济政策是成长“反弹”和“反转”的“催化剂”。

在“股灾”以来的3轮成长股“反弹”行情中,总能看到“新经济”政策的身影;而在成长股3轮大的“反转”行情中,基本都能看到重磅的新经济相关政策;  (4)上一轮并购周期下半场成长“反弹”,新一轮并购周期初期成长“反转”。

15年“股灾”以来成长股的3轮“反弹”行情均发生在创业板外延式并购持续回落阶段;而A股历史上的成长股3轮“反转”行情中,小盘股的并购规模都是底部大幅抬升的。

  我们进一步比较了2000年“科网泡沫”破裂之后美日韩等发达经济体的成长股从“反弹”到“反转”的经验,也验证了同样的规律,即:成长股的“反弹”一般只需要部分满足“四位一体”底部特征即可,而成长股的“反转”需要全部满足“四位一体”底部特征。

在“科网泡沫”破灭之后,美日韩的成长股均经历了2-4年的不断“反弹”最后才迎来“反转”的过程,其中,美国和日本成长股经历了4轮“反弹”后02年才迎来“反转”,而韩国成长股则经历了5轮“反弹”后04年才迎来“反转”。

  对比美日韩成长股从“反弹”到“反转”的行情,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盈利底”是“反弹”与“反转”的分水岭。 在“科网泡沫”破灭后,美日韩的经济增长都受到一定的影响,“反弹”多发生在经济增长回落阶段,而“反转”多发生在经济增长回升阶段。 更进一步,我们发现,美日韩成长股EPS的拐点,往往都是成长股从“反弹”向“反转”切换的分水岭。   (2)宽松的流动性环境是“反弹”的基础,持续、大幅宽松的流动性环境是“反转”的基石。

在“科网泡沫”后,美日韩都开启了持续宽松周期,大多数的“反弹”行情发生在流动性宽松阶段,而成长股的“反转”行情都出现在流动性持续宽松的后半程。   (3)“政策底”逐步夯实是“反弹”到“反转”的“催化剂”。

美国“911”恐怖袭击之后加大国防科研支出、日本小泉内阁持续推进IT和知识产权立国战略、韩国卢武铉政府坚定推进“十大未来成长动力产业”计划,这些扶持新兴产业的政策逐步夯实成长“反弹”并最终形成“反转”。

  (4)商誉出清、新一轮并购周期启动、美日韩成长迎来“反转”。

美日韩在“科网泡沫”破灭前后,成长股的外延并购规模均达到阶段性峰值水平,而在实现最终的“反转”前后,成长股的外延式并购规模也处于底部回升阶段。 同时,美国和韩国的商誉规模在成长股“反转”前后也回落到了阶段性的底部。

  我们认为,当前A股成长股已经全部满足“四位一体”底部特征,具备“反转”的动能:  18Q4盈利底确认+金融供给侧改革将进一步夯实“真成长”的流动性底+高质量发展主线下科创周期已经启动+监管推进并购市场化改革,新一轮并购周期已经启动。   (1)从盈利增速来看:我们判断成长股盈利底部在18Q4已经出现,而19年成长股相对主板的相对盈利增速也将逐季改善,这构成了成长股底部“反转”的第一要件。   (2)从流动性角度来看:全球流动性拐点边际缓和、“全面降准”已经驱动无风险持续回落,而民企“纾困”和“金融供给侧改革”将进一步改善科创、小微、民企的融资成本和融资可得性。   (3)从政策周期来看:高质量发展主线以及科创板的设立均预示着新一轮科创周期的开启。

  (4)从并购周期来看:上一轮并购周期已接近尾声,监管层也已经开始推进市场化改革,新一轮并购周期即将开始。

从数据上来看,18H2创业板外延式并购规模的同比增速首次实现由负转正且持续抬升。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的观点:“1个机遇”+“4个推力”,A股成长将迎来大级别的“反转”行情。

其中,决策层推动新经济“宽信用”体系带来成长股战略机遇期;A股成长“4位一体”底部特征已经全部出现,行情从“反弹”到“反转”的条件已经成熟,成长股大的底部已经出现。

  风险提示:  经济回落超预期;“宽信用”政策力度低预期;海外风险超预期。

(文章来源:中国)。

 

 

 

 

 

 

 

 

 

 

 

    分享到: